懒懒为怀

佛系更新!!!!
懒患晚期!
文风不定!
水平就像坐过山车,绝对到不了最高点的人!!!!

邻家的周先生

★意识流,无头无脑
★OOC严重,Bug属于我

  1.邻家的周先生

“周先生,早!”我站在花园对隔壁的周先生打了声招呼,天才刚亮,空中有些薄雾,周先生向我笑了笑,拢了拢身上的大衣,就顺着小路消失在薄雾里,跟以往一样,他要去寄信,但似乎每次都没有回信,我收起了喷壶转身回到屋内。

周先生叫周泽楷,不可否认,他长的很帅。我在几年前曾向这个腼腆的男孩告白过,没成,为此我的丈夫十分感谢周先生的拒绝,搞得我哭笑不得,周先生这个叫法也是他先叫的,结果后来也懒得改了。周先生平日也会去寄信,不过我从来没有看到一封寄给他的信,但周先生依然不依不饶的坚持了好几年,或许更早。他所有的感情好像都给予了那些信,具体来说是爱情,当然这是女人的直觉,岁月打磨着我浮躁的心,却好像从未打磨过他的初心,那些信对于他来说依然的重要。

今天也没有回信,周先生双手揣在衣兜,低着头,看不清神情,每次我都会猜想他会坚持到哪一天?他哪天才能收到他的回信?

“怎么了?”我的爱人从身后环抱住我,顺着我的目光看去,“我知道周先生比我帅,但你不能老盯着他看。”我知道我的丈夫有些吃味了,他比我小几岁,我们是姐弟恋,或许就算当时和周先生一起,不久后也会分开吧,比我小几岁的周先生有些沉默寡言,行事成熟。

“周先生是比你帅,不过我是在想周先生要寄多少封信,才能收到回信。”随后我拍着他的头催促着他去洗漱。

2.短暂的信

神秘的未来人:
    
       写了这么多年的信,依然没有习惯叫你未来叶,不知道今天要跟你聊什么,我原以为书信的表达会不同于言论的沉默,结果却一样,而且我不知道这封信会不会“传送”到你那里,我也不知道可不可以收到你“传送”回来的信。

                                                            周泽楷

又是一封没有送到的信……                       

又是一封没有寄来的信……

3.故障的机器

“系统故障不能传送”一台机器发出刺耳的声音回荡在屋内,像是努力拼凑成一段声波或是其他的什么东西。

“里面那台机器又在响了,要不就是响一下没一下,要不就是响老长一段时间,烦死了。”有人烦躁的咒骂着 。

“行了,听说前几天探测到了一样东西,说好像是古代的福尔摩斯密码,赶紧去瞧瞧,不然到时候入档保藏可就看不到了。”室外在一阵声响后回复平静,突然一声刺耳长声,那台故障的机器不在发出声音了。

4.漫长的回信

周先生又去寄信了,今天能收到回信吗?我盯着那条小路有些失神,有两个人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视线范围,我收回视线,抱住刚从房间出来的丈夫,“怎么了?”他开始有些手忙脚乱,他估计认为我不舒服了,“周先生等到了他的回信。”他用力回抱了我,他总有属于着他的成熟,我失声的笑了笑,我们两个就在客厅傻傻的互相抱着对方。

“没想到这回的‘传送’刚好赶上机器故障,早知道还是老老实实提出观察方案。”

“观察什么?”

“我们两个世纪不同的地方看起来挺多的,像你这么俊的我们那也没多少,可以写这个。”

“……”

薄雾散去,这条小路上,两个并排的行人,以及并未松开的双手。

未闻未见——江波涛的本子๑乛v乛๑

▪卡着正文,突然心血来潮写了这个番外,没头没尾,逻辑什么依然混乱,老样子OOC和Bug属于我
▪完成间跨了一个月左右,时间线上可能会有些对不上的,欢迎指出。

▪X月X日
    今天要去周叔叔家,以后可能也要暂住一段时间,妈妈让我在周叔叔家要乖乖听话,我答应了妈妈,听说那里还有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小孩,希望能跟他做朋友。

▪X月X日
   来周叔叔家有一段时间了,周叔叔和周阿姨人特别好,小周经常把他的玩具分给我玩,小周在学习方面也好厉害,我也要认真学习。

▪X月X日
   快要升初中了,应该能跟小周同一间学校吧,虽然已经六年级了,可是小周还是好腼腆,我要做个好哥哥,保护好小周,我要努力考上跟小周同一所初中。

▪X月X日
    今天跟母亲通了话,母亲说在过一阵子我就可以回家了,母亲知道我的表现后很开心,母亲问我为什么执意要在现在的初中读书,感觉离家有些远,我说是为了保护好小周,后来也聊了些其他东西

••••••

▪今天打扫时找到了这个本子,看了看以前日记,才想起来自己原来跟小周认识那么久了…以后有心情在记点东西吧

▪明天就开学了,跟小周的学校隔着几条街,小周太耀眼了,应该可以不用我这个哥哥了……

▪今天听着班里女同学聊天,她们突然聊到了小周,小周更出色了,或者说小周一直都很出色,本来就不需要我这个哥哥。

••••••

▪高三了,时间真快,学习开始压的有些透不过气,小周也渐渐不来了,估计也在忙着高考,或许……

▪小周选择外省的大学,而我选择了离家比较近的大学,以后应该不会相见了吧……

▪听说周阿姨说小周最近在崇拜一个人,是他的学长,周阿姨给我看了小周带回的校园周刊,多数都是风景照,还有些是橙发女子的照片……

▪寒假碰到了小周,小周已经开始着手帮周叔叔打理公司,聊了会天才知道,小周原来崇拜的人是那个帮橙发女子拍照的人——一叶之秋

▪父亲突然问我要不要去周叔叔的公司实习,我犹豫了会,答应了,就像普通的邻居相处就行了,我不停的给自己做心里防线

▪今天跟母亲聊了会天,母亲问我是不是心里有些负面情绪,我没回答,其实每次对小周的疏离,什么原因自己早就知道了,就是怕哪天负面情绪溢上喉咙…………

▪小周的父母出国了,在大四的暑假,小周就跟小时候一样,从未变过过,本来就只有我变了

••••••

▪毕业有一年多了,或许是心智上的成熟,那些负面情绪开始减少了,小周崇拜的那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不再刊登照片了,小周有些小失落

▪小周的眼睛突然被查出会慢性失明,公司事物安排,封锁消息,注意事项,小周老练的让我有些出乎意料却又在意料之中。

••••••

▪对于小周,经历了小时的懵懂、少时的倔强、青年时的妒忌,自己总于正视——小周的哥哥,小周再出色,我也是要保护他的哥哥。

▪今年是小周已经接手公司三、四年了,小周眼睛的情况不上不下,就是有几次……小周有好几个小时都看不见,是开始恶化了吗?

▪今天有人突然进入了院子(没从正门进来的),意外的小周跟叶修(就是翻墙进来的人)聊的挺好的,小周说好像找到以前崇拜的学长了,就是有些不确定。

▪今天去开会不出意外赵志清又在打压小周了,不过今天遇到了个长的跟叶修挺像的,名字也像的人,就是两人的气质差距太大了,不过小周居然一下子就分清了,感觉……

▪小周被叶修坑去当模特,最近的工作的赶赶了,总感觉这两个人之间有点神秘是怎么回事?!今天……小周又好几个小时看不到了,时间变长了……

因为月考成绩出来太差,要收心面对期末考,手机也要经常收起来,在暑假之前可能不会有更新了๑•́₃•̀๑(小声bb)

【叶周36h/24h】等价交易

字数:2903

备注:佣兵paro,OOC有,Bug有,可能会看到娇羞少女周

夜晚是忙碌的结束,也是疯狂的开始。

在维多利亚湖畔上一艘轮船航行着,这艘轮船每隔三天就靠一次,然后驶向另一个地方。

今夜又是一场打着宴会名义的狂欢,香槟美酒对于狂欢的人来说,就像兴奋剂一样,不少穿着昂贵礼服的男男女女在舞池中跳舞,相贴的身子离开一点又会贴的更紧,他们互相热吻着,暧昧的银丝隐藏在暖色的灯光下,保持着高贵的礼仪推搡着消失在楼梯,也有些人静静的喝着酒,眼睛却找寻着今晚的目标。

真是个疯狂的宴会,叶修看着不远处混乱的舞池,西装穿起来真不太舒服,伸手摸了摸上衣口袋,可惜没有带烟。

“叶秋,不去跳舞吗?还是说还没找到合你口味的。”站在他身边的男子打趣着,然后转头跟旁边的女子来了个法式舌吻。

“还没,哪像李哥一样,这么快就找了。”叶修拿起桌上从未动过的酒,对着热吻完的男女微微示意,然后又放了回去。

“别这么拘束,你家老爷子又不在,喝些酒又没事,还不是你小子眼光太高了,一个都没瞧上眼的,今晚你要是有看得上的,你李哥帮你弄到手。”李子耀紧了紧搂着细腰的手,挥了挥手就跟身旁的女子走了。

叶修百无聊赖的坐在位置上,手指微微搓捻了一下,可惜晚上这不卖烟,突然一位服务生出现在面前,托盘上放着杯酒,叶修看着停留在面前的服务生,指了指自己的酒杯表明不需要。

叶修抬头看去,只见那位服务生咬了咬嘴唇,小心翼翼的坐在叶修身旁,叶修觉得有些有趣,宴会上是会些这种“故意”的服务生,但这么大胆的估计没多少。

“一位老板让我过来,…他说叶老板要喝酒,可是你看起来…不太需要。”服务生的声音有些小,差点就被音乐覆盖过去,叶修用目光找着寻李子耀,只见李子耀跟女子消失在楼梯口,

叶修看着身旁的服务生,眼睛扫过他胸牌,周泽楷,叶修突然神神秘秘的说道,“偷偷告诉你,我不能喝酒,所以…你能帮我换成颜色差不多的饮料吗?”周泽楷的双颊泛着红晕,周泽楷点了点头,拿起酒杯就跑了出去,叶修看着他后脑勺被细绳绑住的头发,随着动作不停的扫过洁白的脖子,叶修的嘴角扬起了个弧度。

周泽楷一路小跑跑进后厨,脸上还泛着淡红,自己的心跳的有些快,过了一会,内心稍稍平息了些,凑那么近说话干嘛,周泽楷看着桌上的酒杯,眼睛微眯了起来,像只偷了腥的小狐狸。

“你的酒。”叶修看着自己手边的酒杯,颜色跟刚刚的十分像,叶修没有动那杯酒,而是撑着头看向一旁的周泽楷。

不知是因为害羞还是心虚,周泽楷开始有些如坐针毡,手指不自觉的玩弄着衣摆,视线不敢往叶修那看去,他应该不会知道里面其实是掺了水的酱油吧,为了削减味道,还泡了会柠檬。

叶修看着周泽楷的小动作,嘴角勾的更深了,

就在周泽楷快忍不住的时候,“这颜色看上去真像明天要开的那瓶酒,你不会给我装了那瓶。”每个登上轮船的客人,在享受连续三次不同的宴会后就必须下船,明天的假面舞会就是最后一场宴会了,为此轮船的主人—莱斯特•安德森公爵准备了一瓶昂贵的酒开宴时享用。

怎么可能会装那瓶酒,“只是饮料。”周泽楷小声的说道,真不知道他怎么会想到那瓶酒。

“不是吗,颜色这么独特的饮料可真少见,那是…掺了水的酱油吗?周泽楷。”周泽楷愣住了,很快意识到是胸牌暴露了,“还泡了会柠檬, 叶老板”周泽楷难得顽皮的眨了眨眼。

真是容易计较,“当我一天的侍务生。”叶修拉住周泽楷的手,“不要!”周泽楷就像只炸了毛的小猫,“那就请你的经理尝尝这个东西好不好喝吧。”,“就一天。”周泽楷闷闷的想,真是腹黑,“明天记得带上面具。”叶修松开手就转身离开,周泽楷看着背影,嘴唇动了几下,“会的。”

“你的面具真普通。”叶修打量戴上面具的周泽楷,自己的西装穿在他的身上,有些小,不过也只是露出了半截脚裸,周泽楷没有回话,留了句“我出去等你”就逃离了叶修的房间,叶修意味深长的看着周泽楷离去的背影。

“按计划继续……”

“我会离开……”

“这是唯一的机会……”

“作为我的侍务生,这一天都要跟在我身边。”周泽楷瞪了眼叶修,“记得帮我挡酒,你知道我喝不了的。”周泽楷只好希望没有多少人会过来敬酒,叶修拿着酒杯轻晃,彰显着此时他的好心情。

还有十几分钟莱斯特公爵就要开宴了,周泽楷暗咬了咬嘴唇,手上的是虽然只是只是第五杯,可是这酒度数真高。

周泽楷为难的看向即将走过来的夫妇,叶修好像注意到了周泽楷的窘迫,叫住了经过的服务生,“把我的侍务生送回房间。”周泽楷有些吃惊,但生怕叶修回心转意,也不出声询问。叶修看着周泽楷离去,伸手抚上左脸的面具,然后转头看向已经出现的莱斯特•安德森公爵。

欢呼声在不远处响起,像是给这最后一场开场的礼炮声,“一枪,目标已出现, 没事吧?”,“没事。”周泽楷早已没有微醺的样子,身上穿着一件紧身衣,腰侧有两把枪,旁边穿着服务生衣服的人正在摆弄一台笔记本电脑,“药效应该开始生效了,这里的防卫不算严谨,完成任务立刻走。”江波涛心里感觉有些怪异,太少人了,对于一个公爵来说,不应该是这么捡漏的防护。

“无浪,把你的面具给我。”周泽楷摘下脸上普通的银色面具,似乎想到了什么,露出坏心眼的微笑,江波涛看着周泽楷脸上的微笑想,或许成为叶秋的侍务生也有可能是自愿的。

“祝二位好好享受今晚的盛宴。”莱斯特的额头开始冒了些冷汗,只要再过一会就能离开这了,就安全了,那群该死的家伙就没法得逞了。

“啊——,奥菲斯你怎么突然晕倒……了。”莱斯特立马转过头,看到不断的有人晕倒,没有晕倒的人开始慌乱,完全没有一丝原先的礼仪,莱斯特的脸色十分难看,因为不一会自己的头开始晕了起来,被下了药?该死的家伙。

“目标晕了过去,开始撤退。”周泽楷看着昨天疯狂的舞池,现在却是躺下了不少人,周泽楷径直走向莱斯特身旁。

“想带他离开可不行,他可是我们的雇主。”周泽楷看到叶修的右手正夹着一根烟,难怪没事。

周泽楷立刻掏出荒火碎霜,暗咬了咬嘴唇,麻烦上门,叶修的眼神突然犀利起来,他的左手一直拿着把枪。

•   •  •  •  •  •(打斗场景描写太烂GG了)

“哦,你是兴欣那支雇佣兵?”莱斯特一醒来看见不远处有位男子正抽着一支烟,好像还拿着什么。

“是,你醒了就没什么我的事了,记得到时把剩下百分之七十的钱转过来。”叶修看向愤怒的莱斯特•安德森公爵 。

“为什么不杀了他们?钱我只能转一半,你们兴欣太差劲了,居然杀不了对方一个人,哦,他们跟那些家伙一样该死。”莱斯特•安德森十分愤怒,看上去有些令人发笑。

“我们的雇佣条例里可没有这个要求,我们之间的雇佣关系已经结束了,这意味着我们兴欣可以接另外的任务,就像把莱斯特•安德森公爵杀了这种任务。”

“剩余百分之七十我会让我的秘书转给你们 ,等我回国了我要起诉那些该死的家伙。”

叶修起身离开宴会厅,“包子、罗辑,走了。”随后摘下脸上的面具,拿起一根头绳,是周泽楷的,是属于自己的侍务生的,是那个一枪穿云的。

“小周,这回任务失败,不赖你,是我没有收集好资料……小周、小周,别多想。”江波涛看着电脑上显示的资料,雇佣团新建不久就截断轮回一次任务,最诡异的是那个君莫笑 。

“做了个交易。”周泽楷突然笑出声,明明都隐藏了身份,还能装的正气淡然。

*江波涛认为是叶秋,是因为叶修是借用叶秋的身份进去的,你们猜周泽楷为什么知道是叶修(๑•́ ₃ •̀๑)

*为什么没有兴欣跟轮回其他人出现?天气太热,都去旅行避暑要不待家死活不出来(๑>؂<๑)





未闻未见(四)

★摄影师叶×慢性失明周
★私设叶只比周大两三岁
★周、江亲友向!!!!
★bug巨多巨大,极为OOC

前文指路:  (一) (二) (三)

    “老叶,魏老头,你们主题订好了吗?”魏老头你怎么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叶修呢?发呆?“老叶,在看什么呢?这张拍的是谁啊?挺上镜的,就是看着有些怪怪的,等等,这不会是你拍的吧?老叶?”方锐凑过头看了眼,倒吸了口凉气,这不会是老叶拍的?那打赌自己不是输定了。
   “老叶。”背后突然传来魏琛的声音,吓了方锐一跳,“赢方锐一把,烟钱我们对半分。”方锐以为叶修会坑魏琛一把,反驳回去,叶修却站了起来,把相机挂在脖子上,“你个家伙,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啊。”丢下句没头没脑的话就离开了工作室。
    “方锐,你小子惨了。”魏琛坏笑,方锐疑惑的看向魏琛。魏琛点了支烟,呼出一口白烟,
“你撞上了老叶恢复期,准备好一个月的烟钱吧,废物点心。”,魏琛的眼神有着方锐看不懂又看不懂的情绪。

    
  “小周乖乖,把门开开,我要进来。”周泽楷顺着声音看向那棵玉兰树,不自觉的嘴角带起一抹微笑,“不开。”
  “小周,真绝情。不过这回也可以不进来,我回去认真的考虑了,我—叶修希望周泽楷当我这周的摄影模特,请问小周还同意吗?”
   周泽楷看着在树上那悠闲的身影,明明前面半句还正经的不得了后半句到让人哭笑不得,周泽楷笑了,肆意的笑了,“嗯。”他的答案从未变过。
   “虽然你同意了是件高兴的事,但是小周你要是在不考虑开门的事的话,我可能会在被当成要‘入室盗窃’的小偷。”小周的脸开始红了。
     周泽楷看着树上狡猾的人,有些气但更多的是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该去开门了,不然被人认成入室抢劫真的麻烦了,周泽楷放下手里的书,起身去给叶修开门。
    叶修忍不住笑了,笑出了声,看着周泽楷越走越快的步伐,叶修利索的爬下了树,看着树枝上稀稀落落的白点,快到花期了。
    “叶修?”周泽楷走了出来,原先不是说不进也可以,要进又不进来了。
    “小江,应该知道地址了吧,明天或者后天有空就开始吧,”叶修的目光并未移动,嘴角也挂着微笑,“小周,算了,我先走了,期待下回见面。”
   “嗯,再见。”又说要进来,开了门又说要走了, 周泽楷不开心十分不开心
“小周,”周泽楷从思绪中回神,突然被人摸了头,是叶修,“刚刚脸红的时候很可爱啊。”周泽楷愣住了,耳朵开始不由自主的泛红,呆呆的看着叶修露出狡猾的笑容后离去的背影。
   “少爷,你怎么站在这?”江波涛看着那不知站了多久的周泽楷,感觉有些不对劲。
   “江,你说还有多久”周泽楷并没有转头看向江波涛,跟叶修走时一样,看着前方。
   “徐医生说,要是少爷不在跟以前一样拼命工作,注意保养眼睛,三五年内。”江波涛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那…恶化了呢?”周泽楷的声音轻的快要听不见。
    “不可能的,工作大部分都转有我来解决,平常眼睛也有好好保养,不可能的。”越到后面江波涛的声音越来越轻。
   “明天,叶修那。”周泽楷用力的眨了眨眼睛,仿佛在努力适应着有些刺眼的光明,许久,周泽楷看向低着头的江波涛,微笑的说道。
   “是。”江波涛没有抬头,眼里有着些不明意味的东西。
   “进去吧。”周泽楷拍了拍江波涛的肩膀,走入了房内。
    江波涛抬起了头,眼里有着些不明意味的东西,良久,走入房内,关上了已经打开三个小时的门。
   
  

复古街上

★第一人称
★OOC有
★Bug有

实在是无聊,要不是老哥这家伙,我肯定会躺在床上看我爱豆的视频,不过这里的老板真的有老哥说的那么丧心病狂嘛?虽然每天都要灌他喝苦咖啡(←原话)。

“叮铃。”

我不着心的说了句欢迎,一抬头……是超级大帅锅,对不起爱豆,虽然你还在我心里,可是这个人太帅了,我决定——我要把这个帅锅勾搭成我男友。

我扬起自己曾经对着镜子练了许久的微笑(虽然老哥总说笑的好傻,人贩子都不想拐。)带着自己毕生最柔和的声音说了句“请问你要什么?”
他笑着点了杯卡布奇诺,重要的是他笑起来太好看了!!!!我想我以后会成为第一个被男友帅死的人(醒醒,这事都不一定能成。)

我缓缓的走向咖啡机,开始心怀不轨的聊起天来,虽然是我单方面的尬聊,可是,他每次认真的回答好可爱啊啊啊啊啊!

“咖啡要热的还是冷的?你来这街上是为了看着里的话剧吗?”我弄咖啡的手不着痕迹的放慢。

“热的。不是,陪人来。”他看上去有些腼腆,真是太可爱了。

“原来是陪人来啊,如果是女朋友的话,最好带她去热闹点的街上,这里只有话剧和歌剧院剩余的也没有女孩子喜欢的店铺。”我保证如果是女朋友,我绝对会放多些可可豆来祭奠我那可怜的恋情。

“不是,”他后面声音太小,我没听清,但我着实开心了一把,我的恋情没死。

“那就是朋友了,学业还是工作上的?”如果是大学生就可以试着来几次偶遇,如果是上班族的话那先要到电话号码,我忍不住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工作的前辈。”我看向他的穿着,黑白色的外套,跟那些白领穿的西装出入有些大,胸前好像还有个标记,看的不太清,被围巾挡住了。

“怎么不点两杯,一杯给你的前辈?”我忍不住打趣。

“这杯他的。”

幸好没放太多可可豆,不然大帅锅的前辈要是觉得太苦针对大帅锅就完了。“看来你对你前辈挺好的,不点给自己反而给你的前辈点。”

他的脸突然泛起红晕,我只好转换话题,“你前辈经常喝咖啡吗?”加油,到时候只要说出——要不留个电话号码,下回给你的前辈送过去?就可以要到电话号码了,我得忍住。

“他不喜欢喝。”他收起刚刚的腼腆,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嘴角勾起一个不深不浅的笑。

就算我再怎么故意,卡布奇若还是做好了,我居然连个电话号码都没要到,我委屈巴拉的看着大帅锅拿着卡布奇若出了店里,一出去,有个穿着一样款式但颜色是红白的男子接过卡布奇若,喝了一口后亲上了大帅锅的嘴!!!!!!

我要为我逝去的恋爱代言,呸呸呸,大帅锅居然连耳朵也红上了,然后那个男子牵起手就走了,他们就走了,我满脑子都是—大帅锅被亲了,大帅锅没反抗。

我放下手机看向他们刚刚离去的方向,不得不说彼此相爱真是令人羡慕,即使是同性恋。话说回来,那个红白色衣服的刚刚好像叫大帅锅周泽楷,等等,如果是周泽楷的话……我叹了口气一边在手机上输入文字——明天我把我哥赶回来,你加油啊,老板。




总的一句话就是要求叶修戒烟的周周看到叶修抽烟后去买咖啡给叶修喝。

[叶周]未闻未见(三)

★摄影师叶×慢性失明周
★私设叶只比周大两三岁
★bug巨多巨大,极为OOC
★原:方锐——人摄影物,魏琛——静物摄影,叶修——景物摄影

(一)(二)        

   “《景》的二周年快要到了,这回的内容我想让摄影师变换拍摄对象,到时我们会混在原本摄影师的照片中,按平常一样发出去。”陈果用力的拍了拍旁边的白板,看着魏琛、方锐还有叶修有些头疼,希望这些家伙互换的技术跟平时不会差太多。
  “我无所谓,要知道老夫可是各方面都颇有造诣。”魏琛叼着支没有点着的香烟,神情有些骄傲。
  “你是指你拍出的鬼片?”方锐双手交叉叠在脑后毫不留情的吐槽着魏琛。
    “老夫的审美观你不懂,你个把活兔子拍成死兔子的家伙还好意思说老夫。”魏琛把叼在嘴里的香烟拿在了手上。
   “吵什么吵,就这么定了,都给我过来抽签
。”陈果拍了拍桌子示意魏晨三个快点,虽然这回比平常早了些,但鬼知道他们会拍成什么样 ,希望多出来的时间能够筛选出个最起码能出刊的。
   “魏老头,你的是什么?”方锐抽完后看都没看一眼就挤到魏琛身旁。
    “无论抽到什么,老夫都可以轻松……应对,景物摄影,不带这么整的。”魏琛打开字条一看,头就开始疼了起来。
   “老叶呢,抽到了啥?一看你那表情,看来我运气真好,都没变呢……,靠!静物摄影,我怕我拍着拍着就把兔子炖肉吃了。等等,那岂不是意味着老叶抽到了人物摄影。”方锐表示自己的名气到时得毁于一旦了。
   “行了行了,现在就去弄素材,虽然你们都换了平常的拍摄对象,但是为了不让你们这么快掉马甲,要求跟以往一样严格而且主题你们得自己订好。”陈果跟负责排版的乔一帆示意等一下留下来后,开始赶人出去。
  “一帆,这回……”
  “老板娘越来越会搞事了,不仅换了拍摄对象,还要自己订主题。”魏琛回头望了眼房内的陈果和乔一帆。
   “你们这么快就开完会了,这回二周年果果打算怎么弄?”苏沐橙打了声招呼后就开始询问。
    “让我们互相交换拍摄对象,苏妹子你得小心了,老叶这会要拍人物照。”魏琛一副煞有其事的模样,不过也只是装装毕竟要说熟悉肯定比不上苏沐橙。
    “叶修,这回……”苏沐橙看向一旁一直在抽烟的叶修,眼中带着些难言的情绪,随后突然扬起一个微笑,“模特这回也换吧,毕竟你们都换了新的在拍摄对象了,这回的周刊换个模特吧,叶修,你得找一个了。”
    “苏妹子不会是叶修的技术太差了,都把你吓着了,就想换个人?”方锐打趣的看向叶修,以后就可以用这件事来笑话叶修了。
    “是也不是,我这不是怕大家到时对我审美疲劳,到时我也要改去摄影了。”苏沐橙顽皮的眨了眨眼,“看来这回周刊是没我什么事了,那我先走了,摄影师们。”
    “叶修噗…咳咳,好歹你跟苏妹子熟悉,拍出来再不济也好看些,但是—苏妹子居然不当你的模特,老叶你好好加油。”方锐憋住笑意,十分体谅的说道。
     “一个月的烟钱,废物点心。”叶修抽完手里的烟后走向自己的卧室——就在工作室内的一间小屋子。
    “废物点心,你完了,叶修和你打赌?”魏琛一边捂着肚子一边拍了拍方锐的肩膀。
    “比就比,我就不信他拍的好,不...不就是一个月的眼前而已。”方锐一字一句的把这些话寄了出来。
     模特,叶修突然想起一双坚定、明亮的眼睛
,“真得好好考虑了。”

   “少爷,天有些凉了,请进屋内看。”江波涛走进庭院看向周泽楷,手上的书还是停留在一个小时前自己来时的页码。
   “……嗯。”周泽楷合上书本,看向庭外的玉兰树,露在短袖外的手臂才感觉到几丝冷意。
    “叶修工作室的地址前几天给的名片上有,少爷要是想,明天我们可以去讨论下‘侵犯他人肖像权’这个问题。”江波涛顺着周泽楷的目光看着已经冒出些花骨朵的玉兰树。
   “嗯,自愿”随后,周泽楷拿起书本离开庭院。
     江波涛订了许久,也转身离开了庭院,除了那已经冒出花骨朵的玉兰树。

[叶周]未闻未见(二)

★摄影师叶×慢性失明周
★私设叶只比周大两三岁
★bug巨多巨大,极为OOC
★X氏,是指哪家名下的公司或是总裁的姓氏

(一)
  
   “少爷,一切都准备好了。”江波涛站在餐桌旁等候着周泽楷。
    周泽楷张了张口,但又没说什么,抿了抿嘴与江波涛擦身而过,江波涛知道周泽楷生气了,为不同儿时的生分。
   
    在一间议事厅里,围坐着一群人,不过大多数人的脸上都带着些不满,无一例外,应该是针对房间里唯一空着的两把椅子。
  “各位都是生意人,有些东西我们就不掩着遮着,这次与轮回合作,我个人表示不赞同。”坐在空椅旁的男人出声打破了寂静,看上去像是个谦谦君子,可惜狭长的眼睛让人感觉十分奸诈。
    “我也不赞同,轮回虽然是有些起色但还是没有与我们公司合作的实力。”立刻有人出声附和了男子的话。
   “我不这么认为,轮回以前不怎么强是事实,但现在开始已经有起色了,我们与轮回合作,是为了与轮回好有交情,退一步来讲,就算轮回真的跌了,我们也可以及时抽身。”一位女子出声反驳,她知道总裁刚上任再加上年龄有比较小而导致许多人心里不满,要不是自己亲眼目睹总裁的努力,估计也是心中也会有些不满的吧。
   “是啊是啊,与轮回合作利大于弊,对我们公司来说轮回到时真跌了也不会有太大影响。”
   “可说实话,我也不太赞同与轮回合作,轮回要是以后真的名声、实力各方面提高起来,到时与轮回合作的话我十分赞同。”
   “就怕到时轮回已经跟其他公司合作了,轮回又不傻,专门等我们,毕竟可以合作的公司多的是。”
   “可轮回现在的实力没多少家公司愿意冒风险合作吧,而且再说了以后也只会有我们公司考虑要不要合作的地步。”
    “虽然中途打断不太礼貌,但各位不等人到齐就开会好吗?”江波涛微笑的包着资料与周泽楷坐到原本空着的两个位置上。
   “周总,江副总,这不是你们来晚了,我们也不可能干坐着,就随意聊聊。”最先发言的是那个让人感觉奸诈的男人。
    “让各位久等真是不好意思,早上的时候突然有些事,来晚了。”江波涛看了眼旁边的周泽楷,“大家聊聊也好,那么现在可以开始正题了?”
    “我先说明,我跟赵董一样不支持与轮回合作。”一位男子看了眼江波涛身边的赵志清,又看了眼沉默的周泽楷,“而且再说了江副董好像跟轮回有不浅的关系,难保你会不会暗地里说服周董与轮回合作。”
    “周总有判断力,不需要我说服,若是周总觉得可以或是不可以,我们都会按照周总的意思去做。”江波涛面不改色,十分安然自若。
     “投票吧,哪边多数就按哪边来。”一位一直都很安静的中年男子,开了口。
    “看来各位刚刚聊天时已经聊好了?这么多人都反对与轮回合作。”江波涛的眼底闪过几丝不明的情绪。
     “周总,江副总,你们毕竟还年轻,生意上懂得还是太少了,看上去发展挺好的公司最后却跌入谷底的公司这种例子太多了,轮回是有起色,但与我们公司合作的话,还是不够实力。”赵志清扶了扶眼镜,他的目光实在是让人不好受。
    “见识方面肯定比不上赵董,其实我与周总已经决定以个体参与轮回的项目建设,这次会议是表决是否以公司为单位与轮回合作,所以各位还有其他什么事吗?还是等我们走之后继续聊天?”江波涛看了眼旁边依旧沉默的周泽楷,以个体参与,是早就想到会出现现在这个情况吗?
     “看来是没有了,大家,散会吧!”江波涛从没坐多久的皮椅上起身,周泽楷也起身离开了座位,然后与江波涛一起出了会议厅。
      会议厅里一片沉默,陆续有人开始离开,过了一会,只剩下赵志清一人。
      “怎么办?”
       “收购轮回的事先暂时搁着,先进行下一步。”年轻人啊,得磨磨锐气,不然到时跌下来,会害自己害的不浅啊。赵志清挂了电话后,看着桌上的文件,最后还是拿在手上出了会议厅。

     “周总,江副总,外面有人说是找你们的。”女秘书放了一杯咖啡在桌面上后,对办公室里的周泽楷与江波涛报道。
     “Lily,请他进来吧。”江波涛看向只是用嘴唇碰着咖啡却并未饮下的周泽楷,眉头皱了皱。
     “咚咚”周泽楷放下手里的咖啡,江波涛打开门,“请进……”,是叶修,他不是摄影师吗?来找小周?还穿着西装?
     “叶氏,叶秋”叶秋微笑的伸手到周泽楷面前,周泽楷看了会,回握了回去,“周氏,周泽楷。”江波涛虽然满腹疑问,但还是礼貌的伸手回握,“周氏,江波涛。”
     “这次我首先是替家父来见见二位,家父很早就想来见见二位了,这是现在国外不方便;另一方面,我是来见见合作伙伴,我们叶氏在家父出国前已经决定与轮回合作。”言行,礼态都与昨日相见时相比规矩了多,或许只是样貌、名字相像的两人,江波涛观察了良久,猜测到。
      因为只是来见个面,所以没过多久叶秋就起身离开了。“他不是叶修。”江波涛选择相信自己的猜测,“手不一样。”周泽楷拿起桌上的咖啡,抿了一口就又放下了。
     江波涛叹了口气,然后离开了周泽楷的办公室,椅子转向窗外,周泽楷站在窗前,直到脚开始有些发麻,周泽楷才坐会椅子上开始工作。
  

未闻未见(一)

★摄影师叶×慢性失明周
★私设叶只比周大两三岁
★bug巨多巨大,极为OOC

  “咔擦。”周泽楷闻声抬头看去,院外的玉兰树上一位青年坐在树干上,手里还有台相机。

     狗仔?周泽楷的眉头微皱了下,真有毅力,江波涛应该就要来了,给他处理吧。

     “我是名摄影师,你长的很好看了,于是我忍不住给你拍了照。”青年不知道是心太大还是太过坦然,借着伸进院内的树枝跳进了院子,然后自顾自的坐在周泽楷身旁。

      周泽楷打量着这位青年——他的脸上是不太健康白色,双眼微眯,靠在椅背上,整个人看起来懒洋洋的,拖着相机的双手纤细白泽,像是上好的白玉。

    “别一脸不相信,我可以给你看看照片,你觉得拍的丑的话你随便删,”青年懒懒看向周泽楷,嘴角微勾,“尤其是你的那几张。”

     周泽楷接过递来的相机慢慢的看了起来,青年没有调出刚刚的照片,只好从第一张开始看起。天空依然是蓝色,大地依然是绿色,但是相机里的总是给他一种难以言述的感觉,周泽楷陷入了进去,小小的相机里装的是对于他来说的另一个天地。一下一下的按着,照片突然变成了自己,是刚才的自己,周泽楷意识到这一点后,感觉耳根有些发热。

    青年在一旁静静的坐着,直到周泽楷浏览到了最后一张照片后终于出声打破了寂静,“一直忘了自我介绍,我叫叶修,目前在一家工作室里工作。”

   “周泽楷。”周泽楷摸摸的把相机还了回去,真的挺好看的,无论是以前的,还是,有自己的。

   “终于肯放下戒心了?”叶修微微的调侃道。

     “…嗯,”周泽楷点了点头,沉默了会,似乎做出了什么决定。

     周泽楷看向身旁的叶修,张了张嘴,还没有发出个音节就被人打断了,“少爷,这位是?”周泽楷回过头,是江波涛来了,“叶修。”看着江波涛听到名字后的微思,“是名摄影师。”周泽楷看着江波涛依然微蹙着眉头,心里莫名的有些生气,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生气。

   “你好,我是少爷的管家,江波涛。”叶修、摄影、姓叶,会是他吗?江波涛的目光细细打量着,眼光暗了暗,无法确定,或许真的不是他吧。

   “你好,摄影师,叶修。”叶修看了眼低头沉思的周泽楷,“时候不早了,我也要回去了。”

    周泽楷从沉思中回了神,“还来吗?”,不理会江波涛疑问的目光,双眼直视着叶修。

   “或许吧,如果你答应做我的模特的话,那得另算了。”叶修看着眼前满脸认真的周泽楷忍不住打趣道。

    “我愿意。”周泽楷不假思索的答应了叶修。

     “开玩笑开玩笑,这是我工作室的名片,有事打电话,小江送我一程。”叶修也没给周泽楷一丝反驳的机会,把名片放在桌上后就出了外院。

      江波涛看了眼又陷入沉思的周泽楷,思虑一番,追了上去,送叶修出了门口,刚想开口询问,周泽楷似乎早已知道,“见到了。”

     江波涛愣了愣,捡起了原先被自己丢在脑后的猜测,“是跟两年前‘一叶知秋’的照片一样?”

     周泽楷摇了摇头,“更好。”,江波涛觉得有些吃惊,不过如果有人能取代一年前的“一叶知秋”给予少爷希望的话,也好。

    周泽楷看了眼院外的玉兰树,再望向已经有些许黄昏的天空,闭上了双眼,江波涛叹了口气,上前对周泽楷说道“明天早上7点有个会议,所以,请少爷确认一下明天出席所需要的东西。”

    周泽楷睁开了双眼,看着天空点了点头,然后起身离开了院子。

   江波涛看了会院外的玉兰树,拿起桌上的名片也跟着进去,只剩下黄昏下的玉兰树。

2017的小感想

马上就要到新的一年啦,从我进圈开始算起也过去了四个多月,从一开始朋友的鼓励下写文,到现在给过我小红心、小蓝手,甚至粉我的你们,我的文笔十分的生涩,我也有些胆小,情商也比较低,有些话总是说不出口,也不太会说,总之,感谢这四个月来你们的陪伴。